<address id="x5zd5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x5zd5"><listing id="x5zd5"><meter id="x5zd5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x5zd5"><nobr id="x5zd5"><menuitem id="x5zd5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zd5"><nobr id="x5zd5"><th id="x5zd5"></th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5zd5"><listing id="x5zd5"><nobr id="x5zd5"></nobr></listing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zd5"><nobr id="x5zd5"><meter id="x5zd5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5zd5"><listing id="x5zd5"><menuitem id="x5zd5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zd5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業界動態

                房地產大消息來了 買房的都笑了

                新聞來源:網絡  作者:網絡  發布時間:2017-09-18 09:53:11
                房地產稅又出新聲音!
                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于上午11時在人民大會堂新聞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。
                大會發言人傅瑩表示,房地產稅立法列入了五年立法規劃,討論比較多,但今年沒有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安排。
                一、傅瑩談房地產稅立法:
                今年沒有提請常委會審議的安排
                傅瑩說,首先,加快房地產稅立法并適時推進改革,這是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改革任務中列出來的,所以本屆人大常委會把制定房地產稅法列入了五年立法規劃。當然這部法律涉及面比較廣,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,所以圍繞這個問題的討論是比較多的。根據我的了解,我們今年沒有把房地產稅草案提請常委會審議的安排。
                二、房地產稅什么時間實施?
                這個消息意味著房地產稅的開征,仍然相當遙遠。雖然有知情人透露,已經有方案提交給全國人大,“不提交審議”的意思,應該是繼續進一步研究討論。所以,房地產稅距離開征仍然有相當距離。
                今年以來,房地產稅多次成為媒體關注焦點。第一波熱潮是1月11日新華社公布中辦、國辦印發《關于創新政府配置資源方式的指導意見》,提到“支持各地區在房地產稅等方面探索創新”。
              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月28日報道稱,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會長劉劍文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房地產稅法草案已經完成,最快有可能2017年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。
                針對房地產稅法最快何時通過,當時專家有不同的看法。
                劉劍文表示,即便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,也并不意味著就能落地和實施。從立法程序上,房地產稅法在2017年出臺是很困難的事情,也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。他預測:“按照中央的部署,應該是在2020年前實施。還有4年時間。”
                尹中卿認為,房地產稅牽涉到千千萬萬老百姓的切身利益,出臺前一定會依照法律程序充分征求各方面意見,無論怎樣出臺,絕不會“突然襲擊”。
                中國財稅法學研究會副會長施正文則認為,年內出臺并執行的可能性不大,即使房地產稅法能列入并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,最快也要在2018年才能開始施行。
                三、買房的都笑了
                房地產稅的確是個非常復雜的問題。如果開征,也是意味著對擁有“紅本”的房子開征。這些房子一般來說,都繳納了70年(住宅)或者50年、40年(商業地產)的地價。在這個基礎上,即便每個家庭有免征額度,也意味著政府重復收費。
                此外,小產權房、違法建筑本來就沒有交地價,開征房地產稅之后怎么辦?強制收?收不上來,你無法限制其產權和交易,你甚至不知道都有哪些人買了,有多少套;法院判決、警察上門?那將出現多少沖突?一分錢不交的(小產權房),可以永遠不納稅;繳納了巨額土地使用金的,反而年年重復繳稅,這種不公平如何解決?
                相信看了這個新聞的炒房者,叫從心里笑出來,因為又少了一個利空。其實抑制房價,政府有很多招數,唯獨房地產稅不能算。房地產稅,主要還是為地方政府解決“長期飯票”的問題。如果想真的控制房價,提高按揭利率、首付成數和交易稅費就行了。比如香港對外來購房者,以及買二套房的人,加收了相當于房價30%的重稅,房價馬上就被管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前兩天,有全國政協委員還建議,為了去庫存應該降低三四線城市的首付,從兩成降低到一成。如果這樣做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三四線炒樓者的杠桿率將從5倍提高到10倍,意味著房價將再次飆升。而一成首付意味著,銀行將面臨巨大的風險。所以,這個建議是萬萬不可采納的。
                但這從一個側面告訴我們,今年三四線樓市,其金融管控或許會放松。通過讓房價上漲來去庫存,仍然是一些人的主流想法。
                四、改革房地產稅沒那么簡單
                安邦智庫(ANBOUND)首席研究員陳功在“2017年經濟形勢判斷”報告里指出,“房地產稅的改革不是增加一項稅那么簡單,房地產稅是一個系統,涉及到很多稅種,包括房地產業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、個人所得稅、房產稅、城鎮土地使用稅、城市房地產稅、印花稅、土地增值稅、投資方向調節稅、契稅、耕地占用稅等。這么多的稅,互有關聯,要改必須一起改,所以房地產稅的改革,是一個體系性的重大稅收改革。”
                由于房地產稅的設計復雜且操作難度大,同時夾雜著太多的敏感問題和利益博弈,未來房地產稅草案的公布可能還會根據方案的可接受程度、時機、征管能力等做一個權衡。
                此前,安邦智庫(ANBOUND)特約經濟學家鐘偉也表示,如果“十三五”期間中國政府推出房地產持有環節的稅收類型,很可能是不妥當的。
                原因在于,中國政府應該優先去做的事情,是努力推動中國房地產在未來五年的成功軟著陸,至少需要大量削減房地產庫存,保持公眾對房地產市場的信心;然后爭取在“十三五”期間,經濟增長轉型能夠有所起色,此后在增長轉型明朗化之后,再處理房地產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而不是像現在左手在增長轉型,右手在破地產泡沫;左手在托舉地產,右手在試圖開征房產稅。這樣的政策打架,會使得情況變得更糟糕。
                在鐘偉看來,中國應該首先完善個人所得稅和遺產稅,等待個稅制度成功了,再將地產轉讓所形成的一次性財產所得征收所得稅,最后才是開征房地產稅的事情。如果不這樣小心謹慎地安排,政府政策自相矛盾,左右互搏一定會使得問題更加糟糕。
                五、中國為何開征房地產稅?
                安邦智庫(ANBOUND)看來,中國之所以要開征房地產稅,主要基于兩個基本的背景:
                一是分稅制下平衡中央與地方的利益。在分稅制下,中央與地方的財權與事權不匹配加大,但中央不愿意削弱既有的財權,因此通過上收部分事權、擴大新的財權來滿足地方政府的需求,房地產稅就是一個重要的平衡手段。
                二是中國的城鎮化和房地產市場發展已有相當規模,以空間增量擴張為主的發展模式差不多到頭了,政府從增量擴張中獲取的收益將會減少,要轉向從巨大的存量資產中來開辟或擴大新稅基。通俗地說,過去是一次性殺掉一批羊來獲取羊皮,現在改為每年剪一次羊毛。
                從利益角度來看,房地產稅就是中央政府給地方政府在墻上畫的一張遠期“大餅”,允諾在未來給地方政府一個大禮包。
                地方政府要從房地產稅得到可觀的實惠,還需要等待很多年。在目前階段,現在地方政府的大部分利益、債務都與房地產擴張綁在一起的,很多官員也參與其中,因此政策不好調整,地方政府也不愿調整。
                要等到現有的利益調整結束,新一代的地方官員能夠感受到從房地產稅上得到持續的財政支持,他們才會完全支持這一稅收。
                不過,即使房地產稅成為地方政府的主體稅種,地方政府也不能完全綁到房地產稅上,可持續的地方經濟與財政發展,還是必須立足于企業健康發展、最終消費暢旺和產業結構多元。
                六、房地產稅一來,房價果真要降?
                雖然說房地產稅推出的具體時間還不能確定,但通過上面的信息,我們可以斷定,房地產稅在法律層面加快進度。
                如果幾年后,房地產稅真的實施,房價真會大降嗎?
                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號俠客島曾提到,房地產稅的草案還在艱難的起草階段,即便順利開征,也不太可能指望它帶來房價大降。
                即使相關立法能夠奇跡般地火速通過,房地產稅順利開征,在以供求關系為主導因素的房地產市場上,此稅有利于樓市擠泡沫,減少投機,穩定市場,但指望它帶來房價大降,恐怕也是想多了。
                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任澤平也認為,無論是從國外還是重慶上海試點看,房產稅均不是穩定房價的有效手段。
                2011年上海和重慶率先試點改革,并未獲得可觀財政稅收,也未對房地產市場形成有效調節。
                無助于降房價,不利于去庫存:在一線和強二線由于供不應求,一致性預期下房產稅轉嫁,推高房價和房租。
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房地產稅并不能降房價,那么,設計房地產稅的目的又是什么?
                房地產稅有助于減少社會資金向房地產業聚集,反過來又會降低整體房地產金融杠桿,并引導資金“脫虛向實”,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效率。
                此前2月17日,該報文章認為,不管怎樣,房地產稅無疑是建立房地產市場長效機制、讓住房回歸基本屬性的一項不可缺少的重要制度基礎。
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1月18日,針對房產稅不管用的說法,央行貨幣政策委員、北京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樊綱在新浪專欄撰文反駁:
                對于房價調控,從需求方角度看,不一定限購,辦法就是實行房產稅。
                價格不管用往往是價格沒到足夠高,上海、重慶搞試點,只有百分之零點幾的房產稅當然不管用。
                如果像美國一樣到了3%-4%的房產稅你看起不起作用?中國的炒房團跑到美國,說美國次貸了危機房子便宜,轉了一圈最后一問每年還得交4%的稅,結果全都不買了。
                【責任編輯:昊光房產】
                欧美gv在线播放网址,啊…高潮了视频在线观看,992人人香蕉,亚洲综合色丁香五月丁香图片